廊坊卓科自控阀门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316-805333
邮箱:service@best-tradingco.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微博时代的精品葡萄酒定价更精准

编辑:廊坊卓科自控阀门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微博时代的精品葡萄酒定价更精准
微博评论正在影响精品葡萄酒的定价,尤其是知名酒评家的微博。网络让葡萄酒价格更加透明、精准。

我现在正坐在布拉瓦海岸(Costa Brava)一座酒店中的床上,刚刚处理完几件事情:和女儿讨论了一些问题,她住在我楼下两层的地方,正在给自己的孩子准备早饭;给一位美国朋友预定了在巴黎的住所之后,又听取了一些关于怎样在澳大利亚推广我的下一本书和去哪里能够买到从旧金山到纽约最便宜机票的建议。所有这些事情的处理足不出户,甚至连一句话都不用说。

这就是通讯革命为我们带来的巨大好处,但是它对葡萄酒世界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精品葡萄酒贸易在这方面其实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虚拟”二字的强大支撑下,贸易变得越来越快捷,交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通过信用卡支付以及能够核查实时库存的网页访问,一箱箱的葡萄酒轻松地销售到了酒商(merchant)或中间商(broker)手中——这样的方式与拍卖式的销售在节奏上有着天壤之别。

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将酒拿在手中或者有幸能够进行品尝再来决定购买与否,是最好的葡萄酒选购方式,而在线销售的方式正在不断地减少葡萄酒贸易过程中的众多环节。当今不仅已经有了很多像英国的啜饮(Slurp)和现买美酒(Naked Wines)、法国的年份琼浆(Millésima)和德国的皮纳皮卡(Pinard de Picardbut)这样仅做在线葡萄酒贸易的酒商,还涌现出了很多专业的网站,如美国的vinfolio.com,wine.com,winetasting.com,wineaccess.com和Lot18.com。它们的出现意义十分重大——要知道,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网站上购买酒类饮料,其产品运送曾经比运送枪支还要难。

我们应该感谢wine-searcher.com,这是一个可以进行价格比较的网站,它办得非常成功,而且非常实用,因为人们可以根据其提供的信息来用合理的价格购买葡萄酒。尽管如此,现在还是有某些无良商人趁有些消费者对行情不甚明了时以荒唐的泡沫价格售卖所谓的“投资酒”,他们这样的伎俩在现在这样一个讯息发达的时代没有被揭穿,简直算是一个奇迹。

wine-searcher.com 记录了全球超过一万六千家葡萄酒零售店的库存和价格信息,以升序列出了几乎所有区域市场的任何一款葡萄酒的价格,这样一个系统对于很多漫天要价的行为无异于极大的曝光。当葡萄酒客找到了自己经过精心研究而甄选的葡萄酒,并且根据所获得的知识和信息避免了支付过多的钱款后,可以在位于西雅图的另一个受众广泛的网站上与别人分享对网站指导内容的看法和印象。CellarTracker.com 网站拥有一个数量巨大的社区数据库,存有用户所撰写的超过两百五十万条葡萄酒评论,这些用户被网站创立人埃里克·乐文(Eric LeVine)称为“真实的用户”(real users)。

但是谁又能够想得到,推特(Twitter)不仅可以给葡萄酒评论人和所谓的“活跃用户”提供交流的机会,还能够在精品葡萄酒定价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每年春季的波尔多(Bordeaux)都会举办期酒(primeurs)品尝会,最近的这次品尝会中,在推特上发表言论成为了一种越来越值得注意的现象,就连伦敦(London)圣·詹姆斯(St James)的贝瑞兄弟(Berry Brothers)这样非常传统的酒商也开始追赶新潮流——此次2011年份期酒活动的组织者,波尔多葡萄酒专家西蒙·史泰博斯(Simon Staples)(用户名为@BigSiTheWineGuy)在往来于庄园间的汽车里频繁地在推特上发表诸如“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简直是太棒了”这样的文章。

不过还是有一些酒商仍然在波尔多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品尝会,在品尝会中,人们对每一款葡萄酒进行详细的记录,活动之后对这些记录进行详细研究,最后将它们制作成参考册,并且在参考册封底附上订购单。不过这样的方式现在已经非常少见,尤其是如今这个最终价格确定得越来越晚且越来越不可预测的时代。

如今,庄园主们(Chateau owners)发现在四月初的期酒周之前,推特圈(Twittersphere)中已经有人为他们的葡萄酒进行了公开的打分,与此同时,有很多来自美国的葡萄酒评论员(wine commentators)也非常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RobertMParkerJr非常擅长为庄园主们在提高出厂价格方面注射强心剂,而且他在这方面能力也确实无人可及,人们将他在波尔多所撰写的推特文章当作是奥马哈圣贤宣言(pronouncement from the Sage of Omaha)一般来研究和探讨。三月时,当他在波尔多发表推特文章说2011年份葡萄酒要好于他的预期时,购买者们感到十分沮丧,因为这个消息一出,大家期望中的折扣瞬间烟消云散。

但是手中的货无论如何也要出手,所以我们看到@BigSiTheWineGuy极尽所能地以每六瓶九百英镑的打包价格出售2011年份宝马庄园(Chateau Palmer)葡萄酒,这款葡萄酒中的宾利(Bentley)在他的推特文章中获得了如下的评价:“价格只有它的邻居玛歌庄园(Ch Margaux)的一半,但水平却难分伯仲。正所谓不惜工本才能获得品质的完美,反观吉事高(Giscours)和逸仙(Issan)这两个庄园,与宝马和玛歌比较起来,他们最多也就属于捷豹(Jaguar)的级别,而且还是只剩下一万五千公里的里程就要报废的旧车。

在葡萄酒领域中,通讯技术不仅仅只是提高了葡萄酒价格的精准化速度,在其他方面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以笔者为例,有时候就会读到一些品酒会参加者在现场的实时推特文章,通过阅读文章,我常常得到提醒,自己也本该参加这个活动。伦敦《标准晚报》(Evening Standard)的葡萄酒作家安德鲁·尼泽(Andrew Neather)(推特名为@hernehillandy)基本上对任何活动都鲜有报道,甚至连特易购(Tesco)针对媒体的新酒推介展都不例外,但至少他提醒了笔者曾经答应过要去参加这个活动。

我的很多朋友都很有文学功底,不过对这些朋友来说,现在有个可怕的消息,那就是本人,@JancisRobinson,已经迷上了在推特上发表文章。这三年来,我发现推特确实非常有意思,而且也很有使用价值。我可以在推特上做简短的葡萄酒推荐,与朋友们分享一些自己的怪癖和做过的一些傻事,为一些活动或好人好事寻求支持。除这些之外,更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比如我在法国西南部想要找一家不错的电台,或在霍巴特(Hobart)想要晾干鞋子的时候,都有推特粉丝给我提出过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议。

对于我们这些葡萄酒痴来说,还有一个趋势非常有利,那就是越来越多的餐厅已经开始将自己的葡萄酒单公布在互联网上。诚然,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不得不依靠这些信息来源才能跟得上步伐,而且这也正是上网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但是也正是通过网络,我们才能做到在去某地之前就能够提前获得相关的信息,在有必要的时候还能够通过搜索来参考其他人所提供的观点。当遇到那些篇幅和圣经级别书籍有一拼的酒单来说,这种方法尤其有用(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有些酒单已经开始用苹果的平板电脑(iPad)来进行储存和展示)。当然,在这个信息爆炸、更新频繁的时代,一切如过眼云烟,比如在这篇文章问世之时,或许也正是它过时之时。
上一条:新年临近 糖果价格涨两成 下一条:河北永年现代农牧业强势突起